2020年新西兰最佳设计奖:可持续产品外观成主流

来源:艺术与设计    时间:2021-01-12    站内收藏


SeaChange设计作品“伯父”(Oji)

2020年新西兰设计界的最高殊荣“最佳设计奖”(Best Design Awards)中,平面设计类作品共获34件金奖,其中SeaChange工作室是最大赢家。从获奖作品中,不难发现一些趋势:可持续品牌注重产品的外观已成为一种主流;而民族性设计的现代化,亦成为本届大奖的亮点。

SeaChange设计作品“伯父”(Oji)

SeaChange设计作品“食之国”(Food Nation)

SeaChange的作品最为多样,该工作室以古灵精怪的设计风格和新颖吸睛的插画风格突出重围:从“食之国”(Food Nation)素食公司的形象和包装设计,到 “伯父”(Oji)寿司连锁餐厅的食品包装与店铺视觉,都展现出SeaChange的特殊的设计才华。“食之国”的包装设计巧妙地为处于静态的即食素食增添了活力:在插画师笔下,西兰花变身成贵宾犬,蘑菇化作舞娘,时下流行的姜黄与花椰菜球则以老虎吐叶的形象出现;每盒食物在视觉上都有了达利般的超现实感,吸引年轻消费者为之买单。“伯父”寿司的视觉图案更加诙谐有趣,设计师让寿司长了一双无神的眼睛,让这个卷状物仿佛在斜视着打量你,充满魔性的吸引力,据说是为了让寿司扮演的这角色可以像“伯父”般亲民,易于融入品牌各层面。这一耐人寻味的图像设计也让评审们的眼前一亮,为用餐的人带来新鲜感。

SeaChange设计作品“My Heart GoesThadak Thadak”(我的心跳忐忑忐忑)

此外,SeaChange还为奥克兰的筒仓剧院(Silo Theatre)打造了印度风格的舞台剧《My Heart Goes Thadak Thadak》(我的心跳忐忑忐忑)海报。为了让观者能立即体会到宝莱坞风味,并呈现出西部牛仔片式的剧情,设计者就这两种不同的文化做了无间的融合。“其颜色应用之妙,成功将观者带往一个新境界,对主题更为印象深刻。一切都是恰到好处。”评审如是说。

Kiwi Harvest作品“Food Rescue”

另一获奖机构Kiwi Harvest的平面作品在颜色使用上让人眼前一亮。这家可谓“奖项常客”的新西兰食品救援慈善机构,本次与著名广告公司伟门·汤森(Wunderman Thompson)合作,打造了一系列《Food Rescue》的年度报告,这些颜色吸引人的报告如同一本本艺术杂志,每本的封面设计都不同,皆使用了高品质的旧食品广告牌,经由裁剪和缝合后制成。这样巧妙的设计不仅有效将原本干枯乏味的数字报告转化为充满收藏价值的艺术品,也符合该机构“拯救过剩食材,避免食物被丢弃”的愿景。

Kiwi Harvest作品“Food Rescue”

报告在内容呈现上也花了不少心思,每页都很有趣精彩:“被拯救”的食品如模特般被拍摄入镜,但细看则会发现,标签和包装都巧妙地置入了公司的年度数据,以引人入胜的方式讲述了KiwiHarvest的工作成果。

在可持续这一领域里,凭借简单的logo来表达理念的品牌传播方式已经过时了。视觉设计文化已经全面渗透到各个层面:从logo到信纸、名片到网页等。本次“小型品牌形象”类别的金奖得主:déjà 便很有代表性。这个看似简单,仅采用了绿白双色和粗字体为主视觉的设计,让人并不容易想到,这是一家宠物食品品牌——这也正是设计师的目的所在。

Kiwi Harvest作品“déjà”

设计师安东尼·霍斯(Anthony Hos)称:“déjà是个旨在为宠物创造更健康,更可持续的食品的生产商,主要将超市未能出售的肉转变成食品,以减少食物浪费。”为了能够与其他同类型公司的典型设计区别开来,设计师决定做减法。为了能在简约风格中体现出宠物们充满活力的可爱个性,设计师在包装上的一系列代表食物的绿色词组中加入动物漫画形象,宛如一个虚拟生动的动物乐园。

一次性瓶装水可以说是可持续包装领域最让人头疼的问题。饮品品牌StrangeLove Water以突破性的新颖设计给出了解决方案:以铝罐作为矿泉水的包装。“无糖,零卡路里并拥有天然风味。这些是StrangeLove Waters的产品特色。”负责设计的瑞安·马克思(Ryan Marx)说:“当我开始着手研究其原料时,探索了元素周期表,甚至分析起矿物质含量和pH值。我发现这些数值与计算机生成的ASCII代码(美国信息交换标准代码)很相似。”因此StrangeLove Water的视觉设计就采用了这样的风格,铝罐上的图案远看像一个水滴,近看却会发现它是由独立的字体组成。“水本来就是这样由不同元素组成的,这点也与设计概念不谋而合。”设计师说。

tairongo设计工作室的获奖作品“Purple Pin”

民族性设 计的现代化一直以 来都是很微 妙的话题:在参考传统文化元素时不冒犯原住民?又如何在 现代化的过程中保留适 度的传 统 精髓?此类设计需要拿捏的“度”并不容易掌握。 tairongo设计工作室的获奖作品“Purple Pin”的设计很难得地取得了一种平衡。这一为艺术家玛丽·希恩(Maree Sheehan)打造的展览形象主要为了刻画出毛利族人的长笛音乐女神海娜·劳卡塔里(Hine Raukatauri)的肖像。设计师泰隆·奥哈(Tyrone Ohia)称,为了让项目更具深度和层次,并在传统叙事与现实之间建立联系,就更需要有新鲜度和精美的视觉效果。“在自然界中,女神向来以飞蛾的形态出现在传统毛利人的手工艺品中,而乐器‘Pūtōrino’的茧体形亦起源于她。”

瑞安·马克思(Ryan Marx)获奖设计Strangelove Waters

这款设计通过使用长曝光摄影的方式,让不断旋转的蓝色LED光环绕“女神”全身,营造出一种迷幻的视觉氛围。当人们欣赏声乐作品时,便会浸入其中,在黑暗中凭借听觉,感受艺术家对毛利人文化的新诠释。

当国际上众多设计大奖成为设计师炫技、为作品带来曝光的名利场,接地气、贴近生活的新西兰“最佳设计奖”显得清新脱俗,让人舒适。这一大奖也给予了更多新兴的创意人和设计师平台,挖掘他们的潜力,相信有朝一日,这些设计也将成为他山之石。


文 Article / 赵乐 Zhao Le;

图 Pictures / 最佳设计奖 Best Design Awards

本文来源:艺术与设计

上一篇:返回列表
作者:赵乐
相关阅读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