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 GOOD DESIGN AWARD(优良设计奖)正式颁布 2017 年度获奖名单

来源:中国设计在线    时间:2017-11-08    站内收藏

亚洲最权威设计奖公布,来看这一年的好想法都是什么

这也是涉及范围最广、意义最为丰富的一个重要设计奖项,比起“好看”,它更看重设计背后的社会价值

11 月 1 日,亚洲最具权威的设计界大奖,日本 GOOD DESIGN AWARD(优良设计奖)正式颁布了 2017 年度完整的获奖名单。

GOOD DESIGN AWARD 源于日本通商产业省(现为经济产业省)在 1957 年创办的“优良设计商品评选制度”(也称 G-Mark),该制度的评选对象涵盖所有的设计领域,每年大约选出 1200 件优秀的商品,六十年来总获奖数约 44000 件。

作为亚洲最具权威性的设计大奖,优良设计奖的地位不断地巩固,从 2008 年起,它分别被泰国、印度、新加坡等国家引进。直至今日,那些带有特殊“G”标志的商品仍象征着“好设计”和“高品质”,也是商家进行宣传的好机会。

优良设计奖的影响深远,这个奖项本身,也在跟随着日本社会的变化而不断改变。创立之初,优良设计奖与日本社会关于“设计”的意识萌发一同兴起,而那时它并没有公开募集参赛作品,评委必须亲自走街串巷去寻找好东西。再到后来,日本经济振兴,优良设计奖的评选标准也变成了“为了出口的好设计”。在这期间,优良设计奖的评选范围也在不断地扩大——工业制品、电子产品、网络时代下的高科技产品,以及由口碑票选出来的经久不衰的耐用品等逐渐被囊括其中。

1957—1970 日本设计复活的时代

从评审走街串巷寻找好设计,到 1963 年开始,设立公开招募的形式,评选标准细化为“为了出口的好设计”。当时还谈不上“原创设计”,为了走出国门,日本企业追求的仍然是认真做出高质量的好商品。

1970—1980 属于日本本土设计的时代

随着日本开始逐渐成长为经济大国,日本企业经营者越来越重视设计,G MARK 的认知度在这一时期达到了 65%。

1970 年,在大阪召开了世博会,日本国内生产制造业开始由外贸主义转向了提升国民生活水平,随后,“好设计“的标准逐渐变成“丰富人民的精神物质生活”。

同时,“日本制造”登场,1975 年,优良设计奖开始慢慢走出国门,德国的博朗、荷兰的飞利浦都在评审列表之中。

1980——2000 价值变化的时代

1998 年,GOOD DESIGN AWARD 开始在日本产业设计振兴会之下进行民营化运营。审查结果开始大范围向日本社会推广,并且新设了“新领域设计部门”、“交互设计部门”

2000——至今 价值多样化时代

得益于网络技术的普及,优良设计奖自 2000 年起设立网络征集页面。面对更加丰富的征集作品,奖项的评选基准变成了“人类、本质、创造、魅力、伦理”

2000——至今 共有的时代

这一时期优良设计奖进一步扩大国际合作,分别在 2012 年、2014 年与印度、新加坡达成了合作关系。强调地域协作、情报、信息的共有化成了这个时期的主题。

2011 年的东日本大地震对优良设计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奖项的价值意义开始变化,开始思考更多“现在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到底什么才是更好的设计”?

另外,社会的设计方式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个人的物品渐渐消失,而“服务”、“制度”的作用开始愈发重要。设计开始显现出了它作为“环境中的媒介”的作用,从而提升人们对于周围环境的感知能力。

从家电、汽车等工业产品到住宅、建筑物,从各类服务设计、应用软件、公关项目以及地方经济振兴的传达设计等到商业模式,优良设计奖的参赛对象形形色色,每一年被颁发 G 标志的设计也不胜枚举。不同于其它的设计类奖项,优良设计奖从“能够引导社会发展的好设计”出发,不只是考量设计本身是否美观、合理,更注重考察背后的设计过程和现实意义。

优良设计奖从每年 4 月开始征集,中间要经过一次评审、二次评审,直到 11 月举办展览和颁奖典礼,次年三月再集结出版获奖年鉴,整个评审制度耗时近一年。

今年,优良设计奖共收到了来自 985 个企业或个人的 4495 件投稿作品,入选的好设计多达 1428 件,其中有 25 件是至今仍受用户喜爱的生命力长的好设计,不算新的作品。我们从中挑选了部分重要的好设计,希望你也可以看到日本、乃至全世界正在关心的话题是什么,设计又是如何推动社会发展的。

大赏

优良设计奖对于大赏的定义是,在所有获奖作品中格外突出的,能够有利于更多人生活的设计

今年这个重要的奖项颁给了雅马哈研发的 Venova。它是一款可以让使用者更快上手、平易近人的小型乐器。它有着独特“分歧管”和“蛇形构造”,使用树脂制作,可以清洗,仅重 180g,能够像竖笛一样方便携带、演奏,音色却又接近萨克斯。

Venova 成为了本年度设计大赏的得主,理由是——“它不是仅仅对乐器进行表面的设计,而是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乐器”。

金赏

金赏更强调设计解决社会问题的现实意义。今年,这个奖项一共有 19 位获选,工业设计类就占了一大半。其中,索尼的无线降噪耳机、OLED 4K 电视、Xperia Touch 智能投影仪分别获奖。小米在今年八月发售的智米空调,因为“高级感的极简设计、可以蓝牙操控”等特征被选中。2016 年才在日本发售的特斯拉全电动 SUV 车 Tesla Model X 也名列其中。

另外,我们之前写过的日本畅销书、可以让小朋友笑着学习的《便便汉字填空》也获奖了,它被评价为“日本小学生汉字学习环境的革新书籍”。松下设计的一款可以充电的耳塞式助听器,只需把助听器放入机箱即可充电,免去了更换电池的麻烦,凭借着易用性被选为金赏之一。

松下耳塞式助听器 R4系列

其它还有一些独具日本特色的好设计,来看看:

日本经济新闻数字网站

在新闻报纸仍然占据主流的日本,拥抱新媒体的步伐缓慢。但在今年,日本经济新闻率先上线了全新的数字新闻网站,融合 VR、动画、JavaScript 等多种表现手法,试图把新闻可视化,向读者传递更立体、全面、易读的数据新闻。

以日经在 10 月 30 日的一则题为《访日客去哪儿?买什么》的文章为例,这篇文章依据日本政府观光厅关于“访日外国游客数”和“访日外国人消费动向调查”的数据。按照游客增长曲线、消费额度、消费类别等划分,分门别类地制作了简单易懂的图表,加上左侧的导航菜单,整个页面一目了然。

优良设计奖的评审团队称,“日本特有的数据新闻方式是令人期待的”。

岩手县陆前高田市高田东中学

人文关怀是优良设计奖中的一个重要命题。尽管 311 日本大地震已经过去了 6 年,但灾后重建的工作却远未结束,在优良设计奖的名单中,也多次出现过赈灾地区的重建工程。

陆前高田市立高田东中学是在东日本大地震之后,集中三所受灾学校统一而建的新校舍。新的学校搬到了原校址附近的高地上,利用斜坡自然形成了两层的建筑物,立体、开放。此外,它不仅是所学校,也是当地居民的活动场所。因而除了普通的学校设施之外,高田东中学还考虑到村民们的需求,兴建了面向村民开放的图书室、多目的教室和工作坊。

SEND

在日本,“不知道什么产品畅销”、“多劳并不会多得”是农畜水产业者转行的一大原因。流通,仍然是整个农产业交易市场的中心,生产者仅仅能得到零售价 1/3 的利润。但大型中间零售商往往都不根据实际需求而是尽可能地大量进货,这也导致食品损耗过多,加重了生产人员的负担。

SEND 是一个支持农业生产者进行持续生产活动的流通分销平台,“建立生产者和消费者之间的互相联系机制”是 SEND 的使命。它通过数据分析预测需求,试图消除农畜水产业供需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和时间差。在 SEND 上,消费者可以按照需求随时订购,得到少量多品种的稳定供给。生产者可以根据 SEND 上的需求预测进行生产和集体装运,以实现高效农产品交易。

成立两年之后,SEND 积累了日本全国 4000 多家生产者、3200 多家餐厅。再加上 SEND 的送货人员在送货时会向消费者推销过剩的蔬菜,SEND 上的产品损耗率控制在了 1%以下。

特别赏

优良设计奖的特别共有四个主题:未来制造、物品制造、地域制造、复兴设计

“未来制造”这次共有六位获奖者,它们为创造一个更好的社会提出了新的解决方案。比如,软银从去年 5 月开始,导入了一项新的残疾人雇佣制度。在该制度下,不便于长时间劳动的残疾人可以签署每周 20 个小时以内的工作合约,这种特殊的短时间工作制度能够最大限度地调动劳动力资源,促进残疾人就业,推动形成“谁都可以就业”的社会。

再比如,松下在去年年末推出的安装在仪表盘位置的车用 4k 屏幕,虽然目前还未正式得到运用,但它先进的设计理念被认为是“创造未来”的一部分。这种技术能够以高清晰度的显示屏取代反照镜和后视镜,使得汽车无镜化,显示屏上可以显示车道变更等驾驶辅助信息。该显示屏的出现,可以为高龄驾驶者提供更清晰、全面的行车视野,同时使得汽车造型不再拘泥于传统的车身设计

松下车用 4k 显示屏

 

另外,雅马哈提出的音乐教育法也获得了“未来制造”奖,它被认为是改变传统教学模式、应该得到普及的新型教育法。这种教育法以雅马哈推出的 VOCALOID 教育版为中心,它是 2003 年问世的电子音乐语音合成软件的 VOCALOID 的升级版。

VOCALOID 教育版诞生的背景是,在日本的九年义务教育中,喜欢音乐的学生越来越少。这款软件专门为音乐课堂所设计,它试图改变传统音乐课仅仅传授演奏、歌唱技巧的模式,引导学生自主学习,发自内心地喜欢上音乐。

VOCALOID 教育版适用于电脑、平板电脑,操作简便,学生可以在老师的指导下,把自己想说的话写成歌词,VOCALOID 把这段歌词嵌入一段旋律中,然后由学生自己演唱出来,再通过 VOCALOID 录制,并发布到网上。

VOCALOID 教育版

“物品制造”是对现有物品的再设计,展现了对常规物品的新思考。例如,Bace 公司的 minimal 巧克力以“更新巧克力”为目标,试图把消费者和可可生产商联系起来。这款巧克力在可关闭的密封包装袋上装着五颜六色的小卡片,卡片上分别印着可可生产区、口味等信息;寺田电机制作所设计了一款弹出式的电源接口,它可以在不使用的时候隐身,也可以旋转 90 度以适应需要。

minimal 巧克力

寺田电源接口

位于石川县白山市的社会福利设施 B`s・行善寺是“地域制造”的获奖者之一。这个大型的福利设施以周边地区的全体居民为服务对象,包括托儿所、老年人日常护理中心、残疾人康复、内科等多重设施,另外还有天然温泉、餐厅、泳池、花店等,是一个集合了多种功能的场所。B`s・行善寺被认为是在人口稀少的日本地区上兴建社区中心的优秀范例,它打破了传统设施之间的界限,首次把各种社会功能都糅合在一起,成为了该镇人民的生活中心。

B`s・行善寺

“复兴设计”主要围绕着有关日本地震的设计事物展开。在 311 大地震 6 年之后,为了提醒人们时刻保持防灾意识,博报堂为日本雅虎在东京银座的索尼大厦立面设计了一幅超大的广告牌。整幅广告以传递雅虎企业态度和防灾意识的白底黑字为主,在距离地面 16.7 米高的位置,特意用醒目的红色标出了“就在这个高度”,意指地震时岩手县大船渡市观测到的海啸高度 16.7 米,引发路人“想象”地震时刻的情景。


本文来源:中国设计在线

上一篇:返回列表
作者:cdo
相关阅读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