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艺术家的视觉打开异想天开的杂志纸上世界

来源:艺术商业     时间:2021-03-08    站内收藏

在数字媒体遍布全域的今天,谈纸质的杂志似乎显得不合时宜。相比于更快速的、更便捷的数字传播,杂志确实耗费更多的制作时间、人力成本,印刷、发行成本也总是高企不下,这些看起来“徒劳”的努力在一个凡事讲求效率的时代确实并不讨喜。

0

但换个角度,也正是因为有这些“额外”的付出,才让它显得格外珍贵。在今天,用杂志获取信息的功能毋庸置疑已经式微,但却为态度的表达和情感的传递提供了一种极好的媒介。尤其对于艺术家,杂志更像是一个先锋实验室般的存在,创造和脑洞在这里自由发散。

一直以来,艺术家与杂志都有着深厚的渊源,今天不妨跟着我们一起走入一个异想天开的纸上世界。

早期:先锋美学的“试验场”

20世纪是群雄辈出的时代,不同的文化交锋和流派思想争相上演。印象派颠覆了西方学院派的传统,立体主义、野兽主义、达达主义、超现实主义等流派都在以自己的独特方式对人类文化的未来进行探索。

1

艺术家朱利安·罗斯菲德曾以现代艺术流派的各种主张为灵感创作《宣言》,邀请凯特·布兰切特扮演了13 个反差巨大的人物形象,将富有青春朝气的宣言引入当代日常语境中

在一个人兴奋而令人激浪的先锋年代,杂志很自然地成为艺术家承载观念的重要媒介。

2

《达达》

20世纪初兴起的达达主义,以非理性、偶然、反约定俗成的美学标准作为自己的标榜,以示对野蛮的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抗议。伴随达达主义而生的还有一本名为《达达》的重要期刊,这是达达主义者们表达思想的主要阵地。从1917年到1921年,《达达》期刊一共出版了8期。虽然达达主义作为一个美学流派比较短暂,但是却对现代艺术产生了持续性的影响。

3

Koloman Moser为《圣春》设计的封面,1899

维也纳分离派是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前期新艺术运动在奥地利的分支,其官方杂志《圣春》(Ver Sacrum)于1898年1月发行。它在平面设计、排版和插图方面的进步性为后来的艺术杂志设计树立了榜样,并持续影响到现今的杂志和书籍设计

步入20世纪六七十年代,民权运动、反战运动、新左运动等一系列激烈的政治事件又为下一个文化变革吹响了号角。

1960年代和1970年代也见证了具有前瞻性的出版物的兴起,这些出版物的作用不光是记录不断增长的艺术实践概念,而是成为一个艺术展示的“替代空间”,一个集展览、批判、记录、档案于一体的多元发生地。

4

《艺术语言》

1967年创刊的《艺术语言》(ART-LANGUAGE : The Journal of Conceptual Art)由在考文垂执教的四位艺术家Terry Atkinson、David Bainbridge、Michael Baldwin和Harold Hurrell共同创办,他们希望将理论知识与艺术实践结合,研究观念艺术表达的可能性。这本杂志涉及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的20多位艺术家,涵盖近20年的创作,可以说它本身就是概念艺术领域最重要的艺术品之一。

英国雕塑家William Furlong和画廊主Barry Barker于1973年开始发行一本声音杂志《声音艺术》(Audio Arts),并通过录音带进行分发。

5

Aspen

Aspen是Phyllis Johnson在1965年至1971年之间发行的多媒体杂志,其撰稿人包括此后大名鼎鼎的安迪·沃霍尔、约翰·凯奇、马塞尔·杜尚、小野洋子等人。订阅载体也五花八门,例如光碟、明信片、超8毫米胶片和抄本等等。

6

当时为S.M.S创作的有很多知名艺术家,如杜尚、约翰·凯奇、布鲁斯·康奈尔、曼·雷、梅德瑞·奥本海姆、罗伊·利希滕斯坦、观念艺术家约瑟夫·科苏斯等

与其说是杂志,S.M.S(Shit Must Stop)更像是介于期刊和艺术品之间的一种尝试。这是William Copley和Dimitri Petrov在谈到与艺术家的长期关系时构思的一系列项目(或者说艺术家作品集)。该项目有趣之处在于,每期杂志均由个别艺术家创作的艺术品组成,并涉及不同的美学风格。

S.M.S于1968年2月至12月每两周出版一次。每位艺术家都会收到100美金的同等酬劳。并通过邮寄的方式到达订阅者的手中。该项目的灵感来自激浪派,鼓励不同的艺术家聚在一起,以抗议画廊对于艺术品价值的唯一定义。S.M.S.虽然只有短短的六期,却留下了尤为丰富的历史档案。

时尚杂志:艺术创意的“助推器”

谈论艺术家与杂志的关系最不能避开时尚杂志。虽然说时尚追逐流行,季节的特性与艺术追求永恒的本质有着矛盾,但这并不能影响时尚与艺术在视觉上所有保有的同一性。通过邀请艺术家进行封面和内容的创作,一方面为内容增强了新鲜感和创意性,另一方面也借助艺术家的名气进行二次推广。

7

Essence杂志2021年的1/2月刊,艺术家劳娜·辛普逊与流行明星兼企业家蕾哈娜合作,继续拓展她从2016年开始创作的“地与天”系列拼贴作品

但艺术家与时尚的关系并不是像我们看上去的那么单向和被动,时尚杂志作为一个极佳的传播渠道为初出茅庐的年轻艺术家们提供了一个展露才华的绝佳平台。事实上,很多的大艺术家的职业生涯正是从杂志起步的。

8

9

安迪·沃霍尔为杂志制作的插图

安迪·沃霍尔从卡内基技术学院(现为卡内基梅隆大学)毕业后几周便前往纽约,踏上艺术生涯。他很快就被女性时尚杂志Glamour录用。他在杂志上的插图,其中包括时尚和美容产品的广告,都为他后期将艺术与商业结合起来的创作做了铺垫。

10

由Richard Bernstein绘制的《访问》杂志封面

顺便插句话,安迪·沃霍尔对杂志似乎情有独钟,他还在1969年创立了《访问》,这是一本与艺术家和流行文化巨头自由对谈的前卫刊物。在沃霍尔负责出版的那段日子,《访问》杂志有明确的视觉定位,甚至被形容为“流行界的水晶球”。1987年沃霍尔去世两年后,《访问》杂志被一家房地产和新闻巨头Brant收购。令人遗憾的是,2018年,《访问》杂志由于多年来所谓的财务危机和近日一连串针对该公司提起的诉讼而宣布停刊。

11

达利为 VOGUE 绘制的封面 ,1939

封面作为杂志的门脸,一直都是兵家必争之地。百年封面的演变史从来都不缺少绝佳的艺术创作。

被称为“时尚圣经”的VOGUE杂志为研究杂志封面的演变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样本。VOGUE早期封面和内里的时装图片以插画为主,诞生了很多在那个时期影响颇为深远的插画师。很多艺术大师如达利、装饰主义大师 Georges Lepape都为VOGUE画过封面和插图。

12

George Lepape为VOGUE绘制的封面, 1929 

13

Joan Miró为VOGUE绘制的封面

随着摄影术的诞生和广泛应用,VOGUE封面主要转向以摄影为主,但也偶尔会出现一些经典的艺术家合作封面。譬如1976年10月刊,安迪·沃霍尔以摩纳哥卡洛琳公主为模特,为VOGUE巴黎版绘制了著名封面,配色鲜艳大胆,呈现波普艺术一贯的通俗趣味。

24

安迪·沃霍尔为VOGUE绘制的封面,1984

有趣的是,2020年,Vogue意大利版的1月刊宣布,为了减少碳足迹,将不会出现任何专业摄影,即该杂志将委托艺术家来为其创作绘画。此举标志着Vogue杂志国际版刊物首次不用摄影作品作为封面。于是我们得以在近一年内看到更多由艺术家创作的封面。

25

Vogue Italia2020年1月刊的一幅封面,由Cassi Namoda创作

2020作为非常特殊的一年,各种事件频发和社会议题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丰富的语境和素材。

14

阿拉伯版VOGUE杂志2020年4月刊主讲团结与希望,其中一张封面是艺术家 eL Seed 创作的阿拉伯书法“团结”二字

15

西班牙版VOGUE杂志2020年5月刊邀请艺术家 Ignasi Monreal 创作封面,他用 iPad Pro 绘制了模特依靠阳台栏杆的蓝天白云图,画面暗指了我们身处的现实,又表明了积极、平静的内涵

16

乌克兰版VOGUE杂志2020年 5/6 月合刊,反思当下和未来,封面由乌克兰裔艺术家 Yelena Yemchuk 绘制,画中描绘一个正在恢复的新世界图景

17

18

2020年9月份,VOGUE与两位黑人艺术家Jordan Casteel,Kerry James Marshall合作封面,以示对black lives matter的回应

可以看出,一个成功的具有引领性的纸媒文化不光是在视觉方面进行探索,给人带来美的熏陶和享受,而是把对于社会议题的理解,人文关怀等思考带入到价值观的传递中。

当然,时尚杂志与艺术家的合作并不仅限于封面。A Magazine Curated By(《一本由____主编的杂志》)创立于2001年,一年推出一期,有“比利时的第一本时尚杂志”之称。

19

A Magazine Curated By

这本杂志最特别的是,它完全打破了传统杂志的采编方式,每期都会邀请不同的时装设计师客座主编,并注入自己的美学和文化理念。占据空格中的名字,每一个都是时尚界响当当的重量级人物:山本耀司、Gucci创作总监Alessandro Michele、DIOR男装艺术总监 Kim Jones等等。每一个操刀的时尚大师都将这里当成一个自由发挥的展览空间,艺术与时尚在这里深入交融。

20

Kim Jones在第19期中以英文字母表为框架介绍了他的“朋友圈”,这份名单囊括了他合作过的KAWS、空山基和 Ramond Pettibon 3 位艺术家,此外还有村上隆、Peter Doig、Stephen Jones等人

在今天,杂志的表达方式变得越来越多元,杂志也不再是媒体人的特权。更多的品牌开始抛弃掉传统宣传册的方式,也将对品牌文化的理解渗透到了杂志的出版中。

21

CHIME Zine

2019年创刊的 CHIME Zine 由时装品牌GUCCI赞助出版,收集了来自世界各地活动家,艺术家和作家制作的专题。作为该品牌Chime for Change(希望响钟)运动的衍生,专注于打造一个能让所有女性展开对话、表达自我、推动性别平等的平台。不得不说,时尚与艺术的界限在今天变得越来越模糊和难以定义。

22

CHIME Zine第二期,主题再次聚焦少数群体,通过不同人物的采访探讨平权议题。期刊收录了众多文章、诗歌、摄影及多媒体短片,这些作品展示了丰富多元的创意和自我表达

新世代:更多元的表达

虽然杂志停刊的信息不绝如缕,但是近几年来,可以明显感觉到一股杂志回潮现象。据杂志博客magCulture.com的Jeremy Leslie观察,每个月都会有10~20种新的独立杂志问世。这些杂志不再受限于自身的地域性,而是能够结合新媒体,在更广阔的领域找到自己的读者。

在这个意义上,新媒体不再是纸媒的竞争者和替代者,反而是推动新一代纸媒诞生的催化剂;纸媒也不再视新媒体为敌,而是专注于那些新媒体难以实现的领域。 在新的媒介环境下,杂志作为一种表达态度的媒介进一步得到彰显。

23

莫瑞吉奥·卡特兰

2011年,当莫瑞吉奥·卡特兰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做了大型回顾展之后宣布隐退时,曾震惊了业界。但是卡特兰隐退之后,也并没有闲着,而是和摄影师 Pierpaolo Ferrari 创立了一本名为Toiletpaper(《厕纸》)的杂志。

26

27

《厕纸》杂志

或许是之前的艺术生涯让他感到紧绷和压力,受制于画廊和艺术体系,作品符合某项标准和流程。但在杂志,卡特兰可以做更多实验性的尝试,让自己的想法自由驰骋。

0

《厕纸》充满着前卫与趣味兼具的超现实风格创意影像。翻开杂志,缤纷的色彩、怪诞的视觉、不落俗套的排版、稀奇古怪的物件胡乱混搭……

而至于杂志为什么选择这个名字,卡特兰解释说:“所有的杂志,早晚都会被丢到厕所。”

28

《厕纸》杂志衍生品

Nork是一本出版自挪威北部的艺术杂志。通过探索挪威北部的艺术、文化、生活方式和创造力,杂志将挪威北部的艺术与国际社会联系在一起,并注重生态意识的议题。杂志的设计风格充满了实验性,打破常规的排版和特殊字体的运用让这本杂志充满自然野性,别具艺术感。

29

Nork

Subjectively Objective是由底特律摄影师和策展人Noah Waldeck创办的一个线上画廊和媒体平台。其关注的主要重点是当代风景和概念性作品,每月刊发的杂志都对单个作品进行了深入研究,并提供了有关该项目的艺术家陈述。

30

Subjectively Objective

Yo Sick于2009年由Prashant Gopal创立,是一个独立出版的艺术家杂志。一开始目的是与朋友和周围的人分享创意项目和有趣的事物,后来发展成为一个独立的品牌,除了杂志,还售卖各种奇奇怪怪脑洞大开的衍生品。

0

Yo Sick

Ordinary是一本来自阿姆斯特丹的季刊,这本名为“普通”的刊物是艺术家Max Siedentopf 洗澡的时候,突然迸发出来的灵感。恰如其名,杂志的字体选用了最常见的Arial,开本A4大小,没有过多排版设计

但“不平凡”的是,Ordinary每期选择一种日常用品,并邀请世界各地摄影师围绕它创作图像。Max认为,“设计和艺术杂志往往做得很晦涩,Ordinary只是想做一些大家都能看得懂,而且很好玩的东西”。

31

Ordinary

除了自身创作的表达和特殊主题的关注,有些小众杂志也在形式和工艺上作出了突破。

0

BUM

BUM由赫尔辛基的12位艺术家筹划内容和印制发行,整本杂志都是运用丝网印刷工艺进行印刷,并都是全手工打印。

0

BUM

Plethora杂志是一本来自丹麦哥本哈根的独立的半年一刊艺术杂志。由一名编辑和一名设计师两人共同完成。他们精心挑选艺术品,采用手工印刷方式,呈现一个巨大而深沉的印刷工艺品。

32

Plethora

Plethora一直由一家印度教寺庙的僧侣精心印刷,他们尊重手工印刷传统的独特品质,为印刷杂志的表现提供了纯粹主义的视野。

33

Plethora

看完这些,你还会笃定地说“纸媒已死”吗?不可否认,随着时代的发展、技术的进步,必将导致纸媒的某些功能被数字平台取代。但技术的进步并不应该仅仅成为一种枷锁和桎梏,它也是创意和创造的催化剂。有关创造进化的故事会一代代上演,但有些永恒的追求终将不变。


本文来源:艺术商业

上一篇:返回列表
关键词: 艺术家 视觉 杂志 
作者:cdo
相关阅读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