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菲斯设计后,人人都爱孟菲斯

来源:艺术与设计    时间:2021-02-01    站内收藏

人人都爱孟菲斯

感性、离经叛道、坏品味……提起意大利的孟菲斯设计小组,人们总会将之与这些词语联系起来。作为设计界的特立独行者,孟菲斯设计小组为这个枯燥乏味的世界带来了诸多离经叛道的设计。受到波普设计的影响,其用色大胆,对比鲜明,敢于与国际主义叫板,抛弃了现代主义的设计理性,以玩世不恭的态度来挑衅国际主义设计。但这些设计亦让我们在冰冷的机械时代感受到了设计的温暖与快乐。时至今日,孟菲斯小组依然对设计界产生着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不仅是设计风格、语言与美学上的,其以荒诞致意时代的批判精神更是深刻地影响了此后的设计师们。

在孟菲斯设计小组成立将近40年后的今天,伴随着技术革新,我们的生活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高科技在改变世界的同时,亦让我们开始思考科技对人的影响,设计中人的情感和人文价值。近日,孟菲斯小组创始人之一的奥尔多·奇比奇(Aldo Cibic)与同济大学一同策划举办了一场名为“意大利孟菲斯×同济在地设计展”的展览。此次展览展示了部分孟菲斯设计小组的经典作品,包含了彼特·歇尔(Peter Shire)于1981年设计的“Brazil”桌子,米歇尔·德·卢奇(MicheleDe Lucchi)于1983年设计的“First”椅子,埃托·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于1980年设计的阿育王(ASHOKA)灯具、卡萨布兰卡(CASABLANCA)餐柜等。在致意孟菲斯设计的同时,让我们看到了敢于反叛传统的孟菲斯精神及其对当下设计的影响。对上海而言,此次的孟菲斯展览更是意义非凡,一扫新冠疫情影响所带来的阴霾,为蓬勃发展的上海设计带来了新的活力。其意义早已超越了设计风格与美学上的革命颠覆性,而是一种对技术、人类、情感、文化与自然等方面相融合的思维方式,对当下的设计产生了诸多启发。

1 (1)

埃托·索特萨斯于1980年设计的阿育王灯具

作为特立独行者的孟菲斯

孟菲斯设计小组的灵魂人物埃托·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在地球上那块微小的地方,在帐篷底下,把自己当作一个没有想法但具有自然性的生物。我从未成功地逃离过,最终还是会回到城市和它那肮脏的围墙之中。”埃托·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的逃离、革新与离经叛道贯穿了他的一生。时年已63岁的埃托·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与一群年轻的设计师在混杂着酒精、烟味以及激进情绪的公寓聚会,大家聊得激昂澎湃,彼时公寓里正播放着美国音乐人鲍勃·迪伦(Bob Dylan)的歌曲《Stuck Inside of Mobile With the MemphisBlues Again》,其中一句“Memphis BluesAgain”被反复吟唱,于是这群有想法的设计师们便成立了名为孟菲斯(Memphis)的设计团体。

孟菲斯小组(Memphis Group)是一个创立于20世纪80年代的意大利设计和建筑集团。由埃托·索特萨斯(Ettore Sottsass)与22位意大利建筑师和设计师组成,包括了米歇尔·德·卢基、马泰奥·图恩(Matteo Thun)、娜塔莉·杜·帕斯奎尔(Nathalie Du Pasquier)、乔治·索登 (George Sowden)、奥尔多·奇比奇、马丁·贝丁(Martine Bedin)等。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高科技迅速发展,盛行摇滚乐、迪斯科,人人都是自由与乐于展现自我的,并带着一丝丝叛逆的气质。

1 (2)

孟菲斯小组成员,1981年

孟菲斯的设计每一件都是手工制作,不像其他家居产品一样具有可大批量生产的特性。与之相比,孟菲斯更像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设计思潮与文化革新。孟菲斯的诞生受到了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激进设计的影响,埃托·索特萨斯亦是激进设计运动的领军人物。作为孟菲斯的灵魂人物,索特萨斯对孟非斯的影响是深远的。索特萨斯于1917年出生于奥地利,深受父亲影响,在意大利学习建筑,曾参加二战,对绘画保有强烈热情。他为DOMUS杂志写作,并从事一些建筑、工业、舞台类的设计。在索特萨斯的人生中,六十年代去美国和印度的旅行给他带来了深刻的影响。正如他回忆纽约的游历:“这像极了弗利兹1926年电影中的大都市,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没有汽车鸣笛,真是不可置信。事实上,我的观念彻底改变了。”在回到意大利后,索特萨斯就开启了其设计的辉煌时代,创造了很多划时代的作品。诸如Elea 9003计算器、奥利维蒂第一台打字机Tekne、情人节款打字机(Valentine便携一体式打字机,1966)、“Supebox”柜子、多功能的玻璃纤维家具等,均被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收集并做成了一个名为“新家庭风景线”的展览。索特萨斯曾说自己的设计作品是“反机器的机器”,他一生都在反对固有模式和标准,反对死板的、非人性化的设计教条,反对功能主义,推崇流行文化和披头士文化,这让索特萨斯成为了激进设计的先锋代表,也奠定了孟菲斯的后现代主义的鲜明色彩。

1981年9月,孟菲斯在米兰设计博览会上首次亮相,整个系列均以豪华酒店命名,如 Tahiti台灯、Bel Air椅子、Plaza梳妆台等,均是将塑料层压板放置在便宜的合成木材上制作而成,呈现出了高度娱乐、戏谑又滑稽怪诞的设计风格。这些作品引起了社会各界激烈的讨论。开展第一天便吸引了近2000人次的参观,当时流行的艺术杂志亦是对其争相报道。《纽约时报》评价:“这场充满兴奋的展览,让有些人震惊,也让有些人被逗笑了。”孟菲斯设计虽然在风格上引人注目,但却在商业上遭到了排斥,至今为止唯一一件生产了3000件的椅子就是米歇尔·德·卢奇于1983年设计的“First”椅子。

1 (3)

埃托·索特萨斯设计的BAY1983灯

从1981年成立到1988年解散,孟菲斯小组是20世纪80年代设计界中最酷炫的“反叛者”,带着他们的“坏品味”、戏谑与玩心,反理性,反刻板的科学化和标准化,引领了20世纪80年代的设计美学。具体而言,孟菲斯的设计采用了明亮的色彩、通俗的图形、廉价的材料(如压制塑料),大胆颠覆了当时所谓的“布尔乔亚”式的中产阶级品位,以及被奉为圭臬的意大利家具的“优良标准”。孟菲斯小组的艺术指导芭芭拉曾说:“孟菲斯是关于蓝调、摇滚、美国郊区和埃及首都。”同时,作为后现代设计的孟菲斯还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反对功能主义与固定范式,厌恶现代主义设计所谓的“高品位”,用热情拥抱象征和艳俗,迅速引领了流行文化的潮流。此外,在索特萨斯的带领下,这群年轻的设计师们又将波普艺术、装饰艺术以及激进的理想主义色彩融入了其设计中,表达了自我强烈的设计风格,塑造了独特的文化语言内涵。在“设计没有确定性,只有可能性”这种高度实验性的思想理念指导下,索特萨斯设计了“卡萨布兰卡”餐柜、“卡尔顿”书架(CARLTON BOOKCASE)等色彩斑斓、式样奇特又用途模糊的系列家具产品。“卡萨布兰卡”餐柜是孟菲斯小组早期的标志性产品,曾被人讽刺为“自助餐”,采用了当时被视为庸俗材料的层压塑料,将整个餐柜做成了一个颇具图腾意味的雕像。其表面布满了孢子和细菌图案,这一图案曾在20世纪80年代被众多平面设计所运用。此外,孟菲斯还对设计永久性这一概念刻意回避,转而推崇一种消费主义和活在当下的态度。

人人都爱孟菲斯

虽然孟菲斯设计小组仅存在了短暂的8年时间,但其鲜明的色彩和夸张的趣味造型至今依然透露着强烈的生命力。时至今日,孟菲斯设计的影响力仍然丝毫没有锐减。正如埃托·索特萨斯所言:“设计对我而言,是一种探讨生活的方式,是一种探讨社会、政治、爱情、食物、甚至设计本身的一种方式,归根到底,它是一种象征生活完美的乌托邦方式。”孟菲斯的设计是一种对生活的态度,更是一种对完美乌托邦的向往。正因为如此,面对高科技理性为生活所带来的冰冷之感,孟菲斯设计所强调的人的温暖与价值在当下的社会中又重新得到了回归。

1 (4)

彼特·歇尔于1981年设计的“Brazil”桌子

近些年来,“孟菲斯”逐渐变成了咖啡店、餐厅、消费品包装、音乐MV中常见的设计风格。同时,孟菲斯设计之风亦在平面设计、产品设计、服装设计等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中国设计师品牌Stuff Only的形象广告中就运用了孟菲斯的编排设计,在色彩、文字、符号与形式的表达上凸显了孟菲斯所呈现的色彩鲜明、怪诞与趣味的设计风格。

与此同时,在服装设计上,Marni设计的2016年春季成衣系列为了向孟菲斯设计致敬,运用亮红色的外观搭配上了零散的波普图案,呈现出了诸如索特萨斯所设计的“卡萨布兰卡”类似的色彩搭配。与之类似的还有孟菲斯设计团队中的成员娜塔莉·迪·帕斯奎尔为美国品牌 AmericanApparel在2014年设计的一系列时尚服饰亦在面料上呈现出了强烈的孟菲斯风格,整个系列共43件单品,包括了女装、男装及配饰,印花色彩明艳,图案多为不规律,在不规则中展现了干净的线条。此外,时尚品牌Christian Dior亦出过同样以孟菲斯设计为灵感的印花设计

1 (5)

米歇尔·德·卢奇于1983年设计的“First”椅子

在产品设计上,泰国的设计工作室Kaoi设计的Ebba系列椅子亦借鉴了孟菲斯的设计风格。这一系列椅子是Kaoi与THINKK工作室合作设计的,由3个躺椅式座椅组成,通过4个扶手的变化赋予其生命。这一系列扶手椅以典型的丹麦名字命名,包括了Han、Somma、Franz和Mujoel,并以大胆的形式呈现出波浪状、曲折形和弧形,让人联想到了索特萨斯在1978年设计的类似五彩纸屑的图案Bacterio。在色彩运用上,设计师们选用了鲜艳的黄色、靛蓝色、橄榄绿以及闪亮的镀铬。正如设计师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所言:“你创造自己的装饰,你选择你的颜色,你选择你的情绪。如果你感到沮丧,你就涂上一些明亮的黄色,然后你就会突然高兴起来。”这一系列椅子从柔和、简单的线条到有趣的曲线,其形状和鲜艳的色彩搭配在一起表现了不同的个性。而椅子每个不同的部件都可以根据用户的个人喜好进行混合和搭配。此外,还有深受孟菲斯风格影响的法国设计师卡米尔·瓦拉拉(Camille Walala)设计的瓦拉拉休闲室,位于伦敦的南莫尔顿街,由长椅、花坛和旗帜组成,并装饰了她标志性的花纹,将街道变成了瓦拉拉休闲室。瓦拉拉座椅以长方体和圆柱体作为基本构成元素,这些几何形体巧妙地形成了具有雕塑感的家具,同时还为行人提供了多样化的自由互动体验。其色彩深受孟菲斯标志性的配色和图案的影响,有鲜明的红色、橙色、黄色、绿色、蓝色、紫色、粉色混合拼接。同时,醒目的黑白条纹图案给人视觉上的冲击感和错觉感,吸引了人们与公共座椅之间的互动。卡米尔·瓦拉拉创造的这种家具,不仅为伦敦市中心的街道增添了公共座位,更为街道增添了色彩和乐趣。

在孟菲斯设计之后,人人都爱孟菲斯,在这个人工智能的时代,人人都是孟菲斯,孟菲斯设计的风格与精神亦为生活在科技高速发展时代的我们带来了人与人之间、人与智能科技之间情感的交流、温暖与尊严。

本文来源:艺术与设计

上一篇:返回列表
关键词: 孟菲斯设计 孟菲斯 
作者:李萌
相关阅读
    正在加载...